欧博官网

唐山招聘:夜话丨田园的野菜

admin 2020年04月19日 健康 13 0

春天,草木萌动,万物苏醒

菜市场叫卖的蔬菜摊

角落里不知何时摆上的一小撮香椿苗

田埂上自然生长的马兰头和荠菜

……

都让人不由地想起田园


蒌蒿薹子

我小时候异常爱吃炒蒌蒿薹子

除了清香,另有就是很脆,嚼之有声

蒌蒿。小说《大淖记事》:“春初水暖,沙洲上冒出许多紫红色的芦芽和灰绿色的蒌蒿,很快就是一片翠绿了。我在书页下面加了一条注:“蒌蒿是生于水边的野草,粗如笔管,有节,生狭长的小叶,初生二寸来高,叫做‘蒌蒿薹(tái)子’,加肉炒食极清香。……”蒌蒿,字典上都注“蒌”音楼,蒿之一种,即白蒿,我以为蒌蒿不是蒿之一种,蒌蒿掐断,没有那种蒿子气,倒是有一种水草气。苏东坡诗:“蒌蒿满地芦芽短”,以蒌蒿与芦芽并举,证实是水边的植物,就是我家乡所说“蒌蒿薹子”。“蒌”字我的家乡不读楼,读“吕”。蒌蒿似乎都是和瘦猪肉同炒,素炒似乎没有。我小时候异常爱吃炒蒌蒿薹子。桌上有一盘炒蒌蒿薹子,我就异常兴奋,胃口大开。蒌蒿薹子除了清香,另有就是很脆,嚼之有声。

荠菜、枸杞我在外地偶然吃过,蒌蒿薹子自十九岁离乡后从未吃过,异常想念。去年我的家乡有人开了汽车到北京来做事,我的弟妹托他们带了一塑料袋蒌蒿薹子来,由于路上拖延,到北京时已经捂坏了。我挑了一些还不太烂的,炒一盘,另有那么一点意思。 

节选自汪曾祺《田园的野菜》

 

最好吃的是荠菜

把它下在玉米糊糊里

真是鲜味啊!

野外里长满了种种野菜:雪蒿、马齿苋、灰灰菜、野葱……最好吃的是荠菜。把它下在玉米糊糊里,再放上点盐花,真是无上的鲜味啊!而挖荠菜时的那种坦然的心情,更可以称得上是一种享受:提着篮子,迈着轻捷的步子,向广阔无垠的野外里奔去。嫩生生的荠菜,在微风中挥舞它们绿色的手掌,招呼我,迎接我。我再也不必忧郁有谁会拿着大棒子凶神恶煞似的追赶我,我甚至可以不时地仰面看看天上吱吱喳喳飞过去的小鸟,树上绽开的花儿和蓝天上白色的云朵。

,

sunbet

Sunbet是Sunbet公司在亚太地区与河南安泰基坑支护联合开设的线上平台,Sunbet具备双方各自领域的优势整合,无论在资金、技术、服务、地域文化上的沉淀和积累,都是业界中出类拔萃.
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阳泉个人二手房网:唐山为什么这么值得吃?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